收藏俱乐部 欢迎来到警官读者俱乐部![登录] [免费注册] |  我的订单 | 俱乐部简介  | 帮助中心  | 去首页 
热门关键词:治安 刑事侦查 交通管理 文书写作 警察心理             
  中国公安文学精品文库(1949—2019)纪实文学 卷三
书代号:2020011408 条码:9787501460106
出版时间:2019-12 发行范围:公开发行
作者:全国公安文联
版别:群众出版社
类别:文艺社科
开本:16开 版次:1/1
点击数:49 非会员价:¥60.00
A级会员价:¥57.00 B级会员价:¥54.00
购买数量:    

         这是一部公安纪实文学作品集,系“中国公安文学精品文库(1949—2019)”中的“纪实文学”第三卷。本书所选作品均为新中国成立至今发表的受到读者广泛好评并产生较好的社会效益的优秀公安纪实文学作品,代表近70年中国公安纪实文学创作的最高水平,在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具有突出特色,是奉献给广大关心和热爱公安文学的读者的精神大餐。
永远的伤疤永远的痛

陪同我采访的内勤民警章立佳,得知我要写“李媛事件”,瞪大眼睛看着我说:“衣老师,能不能不写?求求你,别写了。”
我心里一揪。“为什么不能写?看你紧张的,这事跟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跟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系!好不容易翻篇了,你就不要再翻腾了,我们都想忘掉这件事!”
她的话,让我有些犹豫了,到底能不能写这件事?我拿不定主意,只好向副厅长金伯中请示。让我意外的是,金厅长说:“怎么不能写?完全可以。有伤疤不可怕,可怕的是忘了伤疤。枫桥是什么地方?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地方,是‘枫桥经验’诞生的地方,这点儿勇气还是有的。让我说,正是因为这块伤疤,这些年枫桥派出所才能扎实务实,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这块伤疤要经常拿出来亮一亮,让一代代民警牢记惨痛的教训,就像越王勾践,每食尝胆,以励其志。”
金厅长看问题,总是跟常人的角度不一样,让我豁然开朗,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地了。
第二天,我专门采访了枫桥派出所教导员吴嘉军,请他说说“李媛事件”的情况。他的语气很沉重:“出事的民警就是我的徒弟,刚入警三年,说真的,在我那批徒弟当中,他是最优秀的,办案能力很强……”
“这个民警现在在哪儿?”我问。
“出来了。开了一个小冷饮店。”
“出来了?什么意思?”
“判了四年……”
我真的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严重。为尊重当事人的隐私,讲述这个故事之前,我给死亡的女孩儿化名“李媛”,给这位民警也起了一个化名,叫“腊月”,因为事情就发生在2013年腊月的一个晚上。
按照规定,晚上过了十点半,所里留下两个值班人员,其他备勤的民警就可以回宿舍睡觉了。腊月已经上楼准备休息,这时候派出所值班的副所长接到群众打来的报警电话,说某个小区的小超市遭到抢劫,人已经抓住了。腊月听到这个消息,主动跑下楼要求出警。但很快派出所又得到消息,不是抢劫,是一个精神病人发病了,到超市就像进自家厨房,看到好吃的就往嘴里塞。
“腊月年轻,工作积极,主动要求去了。但他是刑侦民警,处理这种事缺乏经验,况且他才入警三年,还不成熟。”教导员吴嘉军说。
腊月带着一名协警赶到出事地点,看到一个穿一身棉睡衣的女孩儿被群众围住。像这种情况,民警应该把她送到救助站。腊月不知道救助站在哪里,把女孩儿劝上车后,他打电话给值班室,询问救助站的位置。开始他们走的是国道,没走多远,女孩儿说要撒尿,腊月停下车。因为是女孩儿,他们不能寸步不离地守着,只能坐到车上,通过后视镜监视。没想到女孩儿站起身,突然朝前面的一片草丛跑去。腊月和协警赶忙下车追赶,四周黑咕隆咚的,全是水洼地,一个又一个水坑,草丛也很深,他们没找到女孩儿的踪影。腊月只好开车上了高速,返回派出所。路上,派出所值班员给腊月打电话,说女孩儿的家人联系上了,女孩儿叫李媛,让他赶紧把李媛送回小区,家人在超市等着。腊月急忙开车返回寻找,一直找到凌晨两点多,也不见李媛的踪影。
吴嘉军叹了一口气,说这个腊月太没经验了,这件事他犯了四个致命错误:第一,既然知道她精神不正常,她下车小便的时候就要做好防范,以免她逃走。第二,女孩儿逃跑后,他没有全力追寻。这里面原因很多,以前把精神病人送到救助站,救助站也不一定接收,经常弄得民警很为难。当然,主要问题还在腊月身上,他大概觉得半夜把女孩儿带回派出所,没有地方安置,跑了就跑了吧。他如果有点儿常识,应该注意到女孩儿身上的睡衣很干净,不是长期在外流浪的,而是刚跑出家门,很可能会有家人寻找。第三,接到电话后,腊月刚上高速,这么紧急的情况,应该掉头逆行,他开的是警车,晚上高速路上车又少,三五分钟就可以返回,但他却绕着高速路转了一圈,二十多分钟才回到原地,错失了寻找的最佳时机。第四,腊月回到原地找不到女孩儿,应该尽快向值班室报告,可他却心存侥幸,觉得女孩儿没走远,一直闷头找。
凌晨两点,值班领导接到腊月的报告,派出所民警全部出动,可直到天亮也没找到李媛……
我有些急不可耐了:“后来呢?女孩儿到底去哪儿了?”
吴嘉军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仿佛还沉浸在回忆里。“当时值班人员也犯了个错误,没及时给所领导报告。第二天上班后,所长傅海林才知道,他想自己扛下来,也没给市局报告。派出所又找了两天,还是没找到,这才向市局报告了情况,可是……太晚了。”
诸暨市公安局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动用了警犬和潜水员,在李媛走失的地面和水域搜寻,并在全市进行拉网式搜索,都没有结果。随着事件的发酵,各种谣言随之而来,有些人借机发泄不满情绪,煽风点火,枫桥派出所成了“过街老鼠”。至今说起这事,章立佳依旧心有余悸:“那段时间,我们被骂惨了,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李媛走失的第二十天,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上级对枫桥派出所的领导班子作出调整,傅海林脱警服走人。然而,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让谁到枫桥派出所接替傅海林成了一个难题。有位领导突然想起了次坞镇镇长石国红,她曾经在公安队伍工作了很多年。石国红一直渴望重新穿警服回归公安队伍,她又是女同志,做事细致柔和,在这个关口很适合到枫桥派出所当“救火队员”。就这样,石国红被任命为枫桥派出所所长。
石国红现任诸暨市公安局副政委,我采访她的时候,她对我说:“我是临危受命,没什么值得你写的。不过我当时确实有点儿激动,我一直想回公安,终于又能穿警服了。”
大年三十的前一天,石国红去枫桥派出所报到,没有欢迎仪式,民警们看着两位新来的领导,目光漠然,没有热情,没有期待,完全是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石国红理解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情,几十年来,枫桥派出所一直是公安系统的先进典型,一代又一代民警不知为之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心血,却在瞬间崩塌,这种委屈和伤痛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报到的当天晚上,她一夜未眠,就坐在刚打开的行李卷旁边,看着窗外黑黢黢的天空,思考该如何走出第一步。长远的打算先别说,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让大家振作起来,抬起头,挺起胸脯,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
年三十的中午,派出所全体人员有个简单的聚会。这些日子,大家取消了节假日,没有特殊情况,都在派出所坚守岗位。饭前,石国红简短说了几句,算是新年贺词,也算是她的就职演说。她只说了两分钟,大意是,尽管大家有压力,但在这个关口,必须振作起来。今天下午,不值班的民警全部回家,陪亲人过节,祝福他们春节快乐。“我希望大家回到亲人当中,能得到温暖,有助于缓解紧张情绪。我对他们说,我没有大本事,愿意跟大家一起度过这段艰难时光,一起爬坡,一起从小事做起,积沙成堆,重塑枫桥派出所的形象。”
春节后上班,民警们就像戴着镣铐跳舞,一方面要展示自己最美丽的舞姿,一方面要克服心理阴影,面对群众的各种不理解。
2014年3月8日,李媛的尸体从一处水域浮上来……
腊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宣判那天,派出所民警和部分群众列席旁听。石国红说:“那天我坐在旁听席,却感觉那是对我们大家的审判,鞭子抽在腊月身上,疼在我们心里……”
至今她心里还疼着。派出所的荣誉室有一面墙,镶嵌着所有在这里工作过的民警照片,腊月的照片也在其中。教导员吴嘉军说:“他依旧是我们大家庭中的一员。”
从法庭回到派出所,石国红跟民警们说,我们大家都被审判了,请大家一定牢记这一天。现在我们体无完肤,一切归零,必须从头开始,先蹲下去,蹲得越低越好,抓细节、抓基础,积攒能量,总有一天会再起飞。
石国红基本把家安在派出所宿舍了,女儿刚上四年级,她干脆把女儿接到派出所住。章立佳告诉我,石国红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走路一瘸一拐的。石国红说:“我那时候顾不上腰椎间盘了,每天到处奔波,晚上睡觉的时候,两条腿肿得抬不起来,我要坐在床头,用手把腿搬上床。”
石国红在枫桥派出所干了三年,她告诉我,这三年有泪水,也有温暖,让她学到很多东西,是她一生中最值得珍藏的时光。
有些伤痛,岁月是无法抚平的。“李媛事件”是枫桥派出所这一代人永远的痛。
编辑首语:
这是一部公安纪实文学作品集,系“中国公安文学精品文库(1949—2019)”中的“纪实文学”第三卷。本书所选作品均为新中国成立至今发表的受到读者广泛好评并产生较好的社会效益的优秀公安纪实文学作品,代表近70年中国公安纪实文学创作的最高水平,在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具有突出特色,是奉献给广大关心和热爱公安文学的读者的精神大餐。

  发表您对此书的评论
评论:
 

引用回复

×
  • 原贴: